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醺之恋 lancat @ wine

情与酒,皆是微醺之境为最美 (图文有版权,转载要吼一声^-^)

 
 
 

日志

 
 

澳大利亚酒庄笔记(三)  

2008-05-06 14:30:09|  分类: 尝酒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25,200cm的帅哥——机场里的酒鬼--阿德雷德。

 

葡萄藤上剩存一些品质不够好的葡萄,有些葡萄串已经开始变干

 

前一天晚上继续喝着从酒庄带回来的开了一半的酒,一边开夜会讨论葡萄酒,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已经一点多,第二天清晨继续赶早上路,手机的闹钟一直定在北京时间五点。

这一天是军人节,全国放假,接下来是星期六和星期天,在澳大利亚算是一个小长假。一大早,路上纷纷是拖着一个小尾箱的车,这些澳洲人要去乡间度他们的假期,出入汽车旅馆的人也越来越多。澳洲到处是汽车旅馆,Motel的标志比路牌还多。

公路上全都是准备去度假的车,而我们这一车中国人却在继续加班,匆匆吃了麦当劳的早餐之后,赶往Victorian Alps酒庄。市场和进口部经理也是股东之一的Richard也只好陪着我们加班,本来他昨晚便要启程往墨尔本,和他的家人度假,结果,热爱加班的中国人来了。

天气是不折不扣的假期天气,阳光明媚,一路上两边的树是古典欧洲油画里面的树,山坡上的羊儿保持一动不动的吃草姿势,头都不抬一下,远远看去,像是被强力胶粘在草原上的绵羊模形。

站在高处看过去,被压榨后的葡萄被放在木槽里

Victorian Alps的葡萄园非常之大,而Richard说在其它地方还有更多更多的葡萄园,这是维多利亚省第四大的葡萄酒厂。若不是为了来考察酒庄,我们一定会一头栽进葡萄园里玩起来,阳光灿烂得像童年,收成过的葡萄园叶子已经变黄了,葡萄藤上剩存一些品质不够好的葡萄,有些葡萄串已经开始变干。这里的钢槽和Richard一样高得令人叹为观止,没有问清楚他究竟有多高,不过从合照上看,我们的Jessica美女站在他身边连肩膀都不及,照这样式推算,这个大帅哥一定超过两米!

爬上了高高的钢槽,大家都有点双腿发软,一边努力集中精神听他的讲解,这里是发酵着红葡萄酒,那里是发酵着白葡萄酒,我一边扶着相机一边按住记录本,记下每年1万4千吨的产量,他们的酒供应几大国际超市,包括CORSS和奥迪。站在高高的钢槽上遥望远处的葡萄园,他说的一串串数字都有些记不住了。

接着试酒,这时北京时间是早上八点。

试酒屋建在小山坡上,我们在室外选了一张能晒到太阳的桌子,试酒开始。

不知是被阳光照得有点发困,还是睡眠不足让我们心不在焉,大家试过了桌子上十几瓶酒之后,好像忘了词,说不出些什么来,而我竟觉得每一款都有点发苦,甚至带着金属的味道,不知是否那巨大的钢槽在心里留下的后味。Richard总是彬彬有礼,对于我们的缺词表现得很有耐心,不断地引导我们的味觉,最后还拿出昨天刚在实验室里为中国口感专门调配的四款酒,让我们充分地表达喝后感。其它人都有点昏昏欲睡了,平时在这个时间,大多数人还在早晨的最后一个梦里啊,尽管Richard从村口为我们买来了新鲜的烤面包,让我们清洗一下味觉顺便填充胃口,但是,在这样的阳光下喝酒,只是让人想喝着喝着,偷偷地睡过去。

为了能让Richard尽快地去墨尔本和家人团聚,我们及时地离开了。可是在我的味觉里,仍然觉得今天的酒不够热情,有点过于冷漠、工业化,不知道Richard在回家的路上,会如何回忆这一群中国人。说不定他的感觉在今天也是放假的。

相比起昨天的物超所值,今天的酒价格远远超出我们的口腔里的估价,一边疑虑着大厂不是更应该降低成本吗,一边得出另外的结论:葡萄酒是酿酒师的孩子,什么样性格的酿酒师酿出什么个性的酒,下次只要看一下葡萄园,再看一下酿酒师,大概就可以知道他们家的酒是什么样的特点了。这个结论在往后几天的试酒中,居然屡试不爽。

 

再度饿得肚皮贴着背,才找到一家营业的中餐馆。我们不想再吃炸薯条和汉堡,快餐店在饥肠辘辘的时候仍然提不起我们的兴趣。像样的餐厅很少在中午两点多的时候还开门营业,很难想象澳洲人平时都是怎么活的。

放开肚皮吃每人二十澳元的涮羊肉火锅,肉类可以随便吃,番茄、金针菇和虾是限量的。最后饱得差点站不起来。站起来之后,我们要赶去墨尔本机场,四点半的飞机,飞往阿德雷德。

没开瓶的酒留在了墨尔本,开了一半的酒在机场里当饮料喝掉。纸箱里还剩着前一天的一瓶好酒,和今天四瓶专门为中国市调制的酒。因为早上大家都喝不出感觉,想着留在路上比较清醒的时候再试。于是,我们几个人坐在机场的候机室里,拿一次性的塑料杯继续倒酒喝,一瓶一瓶地从纸箱里抽出不同的酒来尝试,路过的旅客看着我们,有些人在笑,有些人一脸惊讶,他们会认为我们是太爱澳洲的酒,还是根本就是一群酒鬼呢?还好上飞机前不用吐泡泡试测酒精含量。

一箱酒还是没能喝完,剩下的重新放回箱子,悄悄放到垃圾筒里去。

 

这天晚上入住Rendezvous Allegra酒店,等红灯的时候,旁边一车喝醉的酒的黑人朝我们大喊大叫,举着酒杯和大姆指。酒店附近看上去比纯情的墨尔本乱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