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醺之恋 lancat @ wine

情与酒,皆是微醺之境为最美 (图文有版权,转载要吼一声^-^)

 
 
 

日志

 
 

澳大利亚酒庄笔记(二)  

2008-05-04 21:43:33|  分类: 尝酒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24, 持枪男小镇——穿越第一个葡萄园——闯入中餐厅厨房

 

出发的路上,等红灯的时候,拍下路边的一个小酒吧.

 

超级玛丽和超级汤姆的行程从第二天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前一天晚上十二点多才躺在床上,第二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为了赶时间,吃着便利店买回来的面包当早餐。酒店对面的火车站被涂上金色的光,行人匆匆,我们也匆匆上车,从维多利亚省的墨尔本到新南维尔士的Berton Vineyard酒庄有五百多公里的路程,开车要六个多小时。

经过电线满天空的墨尔本,经过漫长的牧场,把两边的奶牛绵羊、粉紫色的山坡看到眼睛疲劳,路上遇一群老爷车队,小小的老爷车里坐着戴礼帽的老绅士和老淑女,估计是为了迎接明天军人节而发起的老爷车游行。而我们赶在午餐时间来到一个奇怪的小镇。

这个小镇上,每家每户的门前屋顶都立着一个持枪男人的剪影。

我们在一家热爱泰迪熊和橄榄球队的鱼饼餐厅坐下来,餐厅的椅子上随意放在泰迪熊,墙上全是棒球队的签名照片,鉴于我对棒球队一无所知,所以不了解这是什么来头。在飞机上看的旅行书上说鱼饼配薯条是至少要吃一次的澳洲食物,事实上和麦当劳的炸食相差无几。薯条倒是体积巨大,我们举着木棍一样的薯条,询问店主人关于屋顶上持枪男人的来历。在未得到答案之前,林先生猜测是“屋内有枪,注意!”,基本是此地无银的原始恐吓作用,难道这里家家都藏有枪支吗?陈宇猜说是门神之类的护屋符。我觉得大概是这小镇的标志,或许这持枪人在某年某月英勇狙击成了小镇英雄。

结果,鱼饼店主人给我们的答案让我们通通跌破眼镜。

首先,这小镇居然有150年的历史,是个老小镇了,而在1879那一年,就是这个屋顶上的家伙,在旧墨尔本街持枪抢劫了银行,抢了足足两千英磅!这在当年可真是英雄般的数字啊!不过,这家伙很快被抓获,很没面子地死在墨尔本的枪口下。因此他的全身像被立在屋顶,像佐罗一样站高高站着,持手枪对着街道。不知是为了杀鸡敬猴还是为两千英磅的巨款而偷偷骄傲,这心理真是难以揣测。

 

横穿秋天的葡萄园,Berton Vineyard是我们参访的第一个酒庄,也是最终认为最物超所值的酒庄,我们为它不惜一天往返一千多公里,还得很值得。

Berton Vineyard位于盛产餐酒的新南威尔士的著名产区Ruvirina,酒庄始于1948年,庄主Bob Berton是一个高大的、扎着辫子的男人,像抽像派画家或野兽派诗人。

4月底正好是葡萄刚刚收成完毕、经过破皮之后放进不锈钢槽发醇的时候。破皮机已经被清洁干净,地上还有一点红葡萄的颜色,在两个星期之前,这里尽是堆积成山的葡萄和忙碌的工人,现在只剩一片宁静。葡萄酒们在巨大的钢槽里安心睡觉,变成石灰状的红葡萄皮粉末和白葡萄皮粉末堆积在压榨机旁边。

穿过一排排橡木桶,一些新酒已经在装瓶,在这里,一个星期可以装1万5千箱酒。

第一次经历这么系统的参观,从葡萄园到酒入瓶、打上木塞、贴上酒标、装箱,然后我们又来到Seller Door,把酒塞拨出来,倒出酒,尝试。

Seller Door空间不大,紫色的墙面就像是山蛮的颜色,墙上挂着抽像画,若Bob Berton是个画家,这些画是一定是他的风格,色彩热情,好像唱着歌剧的梦境,我一度认为他不是澳洲人,虽然有着澳洲人的轻松随意,却有着意大利人般的好客与热情。

我们试了五款白葡萄酒和五款红葡萄酒,大家一致对第一瓶白葡萄酒充满好感,混合着Chardonnay和Chenin Blanc的清爽果香,酸度适中,但青苹果的香气很明显,Chardonnay的奶油味被Chenin Blanc的青草味柔化,显得更清脆,很解渴。

接下来的一瓶Semillon\Chardonnay表现一般,虽然Semillon是此区表现颇优的白葡萄品种,但口感有点生硬。我颇喜欢的另一瓶白葡萄酒是经过橡木桶的Chardonnay,香气更成熟,好像熟透的苹果被放在金色的盘子里。

红酒的表现让人惊讶,虽然前两瓶红葡萄酒并不起色,但第三款和第五款却令人惊讶,特别是最后一瓶OLD VINE的Shirza,简直是个三好学生,各方面的表现都非常平衡,有着讨好人的丰郁的黑桨果香,丹宁仍然能有棉布般的细致感,酒酸适中,酒体中等,明显属于身材匀称、五官端正、性格健康的大众情人特点,价格也非常邻家女孩,以至于我们在之后的七天里、试过了上百款酒之后,每个人都仍然对它念念不忘。

我们坐下来谈论中国的葡萄酒市场,热情的BOB就像展示他最漂亮的女儿一样,兴奋地把他的好酒打开,期待我们满脸的欢喜的表情,被几十款酒麻醉过的舌头,一遇到好酒还是很快兴奋起来。这一瓶酒的葡萄产自Barossa,和许多酒庄一样,Berton也同时拥有几片葡萄园,酿制不同级别的葡萄酒,其中来自Barossa的葡萄酿制最高级别的酒。

一边喝着酒一边讨论着酒的价格、使用什么样的瓶子、酒标的设计,BOB很有热情和诚意,而他的进口部经理Andrew则很严谨细心,不断地咨询一些数字。外面的太阳快下山了,我们赶在太阳下山前和BOB在他的酒庄前留下照片,以记录这个快乐的下午。

挑选的酒装了满满一箱,没喝完的酒也选了几瓶喜欢的装了一箱,BOB摸出一瓶珍藏的好酒送给陈宇,“这是我和太太酿出的第一瓶酒。”BOB之前是酿酒师,这瓶酒对他来说显然意义重大。我们把它带回中国,显然也是意义重大。

 

返程时,夕阳已经烧红了地平线,半路上,星星像热锅上的蚂蚁布满了天空,连北斗七星都被淹没在星海之中。

每隔一段距离,路边的牌子不断提醒着小心袋鼠出没,这一天正好奥运火炬到达堪培拉,我们再开上几个小时的车就可以追上奥运火炬。袋鼠们似乎一大早就赶往堪培拉去了,本来听说这一种会有很多袋鼠窜出公路、撞破车玻璃,却几百公里间连影子都没见到,最后,快转进小镇的路边,终于看到有一个模糊的袋鼠影子,坐在路边的标着小心袋鼠出没的标志牌下,等着去看火炬的袋鼠们回来。

八点多的小镇比三点半的广州街道还安静,在我们快饿死的时候,终于找到一家还点着灯火的中国餐厅,就在那个屋顶站着持枪黑衣人的小镇,要不是白天来过,在黑灯瞎火中看到屋顶那么多的持枪黑影,会以为正在展开枪战。

一群饿狼冲进餐厅,大声喊着有没有东西吃,把餐厅老板吓了一跳。得知只有西式中餐可以吃,饿狼们又冲进了厨房,自己动起手来。餐厅老板是广东移民,在这里已经很多年,好久没有做过中国餐,眼睁睁看着我们打鸡蛋、切青椒,把目所能及的一切食材统统上手下锅,估计三百年都没有遇过这样主动的客人,老板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赶快把珍藏的参茶拿出来泡,以慰劳我们辛苦的厨间劳动。女孩子们洗菜打蛋,男人们持锅掌勺,陈宇出品青椒炒五花肉、榨菜炒蛋、丝瓜汤,洗哥哥出品虾仁炒丝瓜、青椒牛肉。下午喝剩一半的OLD VINE Shirza用来配菜,仍然是非常好。

不知道我们下次再经过这个小镇时,屋顶上会不会换上了群中国人在厨房炒菜的剪影,餐厅里的持枪人海报也该换上一群中国客人在厨房大干一回的热闹画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天晚上,这个平时无聊得想在外面找女人“捏骨”都无处寻找的餐厅老板,得花上一整夜的时间,在他老婆耳边喋喋不休,描述今天晚上餐厅里的豪情壮景,口水至少打湿半个枕头。

 

赶回维多利亚省的Advance motel旅馆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汽车旅馆类似青年旅馆,我们到达时,老板娘已经回家,把留给我们的六间房开着,钥匙放在房间里,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